查尔斯布朗上将:美国空军首位非洲裔参谋长

关注**微**信**公**众**号**军事文摘,收看更多精彩,还可参加有奖活动。

美国《星条旗报》网站2020年8月6日报道,查尔斯·布朗上将6日上午宣誓就任美国空军第22任参谋长,成为美国武装力量245年历史上首位领导一个军种的非洲裔,也是自科林·鲍威尔以来,第二个美国黑人高级将领。据称,2020年6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特区,58岁的空军上将查尔斯·布朗以98票对0票获全票通过,美国参议院批准首位非裔出任美国空军参谋长。

查尔斯·布朗,1962年出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是老查尔斯和凯·布朗夫妇的第2个孩子,也是家中的长子。老查尔斯·布朗在美国陆军服役30年,曾参加越南战争,后以上校军衔退役。在底层黑人还在为打破种族隔离、争取教育平等而活动的20世纪60至70年代,布朗的家庭可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是他相对衣食无忧,且能够接受良好教育的基本保证。

布朗自己也坦承,老查尔斯是对其军旅生涯影响最大的人,难怪布朗在就任空军最高将领后发表的简短讲话中指出,如果他的父亲——一名职业陆军军官——没有说服他打消在短短一学期后就退出得克萨斯理工大学预备役军官训练团项目的念头,他升任空军领导者的机会就永远不会到来。布朗说,即使在后来进入空军服役后,他原本也只打算服役4年。

母亲凯·布朗则是自己的“头号粉丝”和“声音最响亮的支持者”。姐姐斯蒂芬妮和已逝的弟弟凯文也在布朗的成长道路上发挥了积极作用。个人生活方面,布朗与其妻夏琳于1989年成婚,育有两子。长子肖恩现居住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幼子罗斯现定居在首都华盛顿特区。

由于美国空军不设空军司令职位,美国空军参谋长就相当于美国空军司令。美国空军参谋长是美国空军军阶最高的军官,是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之一,因此一旦布朗上任也就自然成为美国空军的老大,这确实让不少非洲裔激动。

1984年—1991年:“战隼”菜鸟。1984年,布朗从得克萨斯州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获得理学学士学位。在校期间,他加入了空军预备役军官训练团,因此毕业后即转入现役,并被授予少尉军衔。从1985年5月起,布朗开始接受飞行员基本课程训练,并于1987年3月完成单飞,成为F-16战隼战斗机飞行员;获得飞行员资质的次月,布朗就被派往驻韩美军群山空军基地,执行为期18个月的海外部署,这是他与印太地区的首次结缘。1988年11月返回本土后,布朗开始担任中队飞行教官、联队电子战军官和飞行标准鉴定官。作为一名菜鸟飞行教官,他的进步相当迅速。代号“狼群46”的驻韩美军群山空军基地是布朗职业生涯的起点。布朗接掌空军印太司令部时,该部以《“狼群46”回归》为新闻标题表示欢迎。

1991年—2009年:中层军官。1991年4月—1994年10月,布朗接受了系统性的高级武器课程,从美国空军战斗机武器学校完成相关训练后,他开始负责整个F-16机型的武器训练和飞行标准鉴定工作。1994年10月,年仅32岁的布朗上尉被高层相中,离开了沙漠中的内利斯空军基地,调入美国国防部担任第15任空军参谋长罗纳德·福格曼上将的副官。同年,布朗收到了安博瑞德航空大学颁发的航空科学硕士学位证书。也正是从这时开始,布朗的职业生涯开始向参谋和指挥方向转型。1996年8月—1997年9月,布朗以空军指挥与参谋学院学员和国防大学武装力量参谋学院学员的身份完成了专业学习。随后,美国空军高层开始对他的作战参谋、训练组织、项目规划、行政管理等能力进行全方位锻炼,先后指派他担任空军司令部计划局项目整合处副处长、空军武器学校校长、驻韩美军第8战斗机联队联队长、空军部长暨空军参谋长行政工作组组长等职。作为一名中层军官,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2009年至今:高级将领。2019年1月,以帕特里克·沙纳汉代理国防部长一职为标志,美军进入新一轮高级军官密集调整期。随着新任国防部部长、海军作战部长、海军陆战队司令、陆军参谋长、参联会正副主席和太空军作战部长等要职人选先后获得国会任命,空军成为惟一尚未敲定下任军种主官的武装力量分支。事实上,早在2020年3月2日,特朗普就已经正式向参众两院提名布朗。国防部内部人士更是直言不讳地指出,虽然美国空军欧洲-非洲司令部司令杰弗里·哈里吉安上将的履历同样过硬,但布朗将获得提名和任命“是五角大楼人尽皆知的秘密”。2020年5月7日,布朗在参加国会听证会时表示,过去11年的工作经历使他确信,自己完全有能力胜任空军参谋长一职:2009年6月—2011年4月,任美国空军第31战斗机联队联队长,驻意大利阿维亚诺空军基地;2011年5月—2013年5月,任美国中央司令部作战局副局长,驻佛罗里达州麦克迪尔空军基地;2013年5月—2014年2月,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多国联合空中力量副司令、美国空军中央司令部副司令,驻西南亚;2014年3月—2015年6月,任美国空军欧洲-非洲司令部负责作战、战略威慑和核武器综合的总监,驻德国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2015年6月—2016年7月,任美国空军中央司令部司令,驻西南亚;2016年7月—2018年7月,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副司令,驻佛罗里达州麦克迪尔空军基地;2018年7月至今,任美国空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美国印太司令部多国联合空中力量司令、太平洋空中作战行动参谋部执行总监,驻夏威夷州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布朗在担任美国空军中央司令部司令时,正值美军针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地区进行空中打击的高峰时期。他还曾作为F-16战斗机飞行员部署在欧洲、亚洲和中东战区,并且他本人进行过多次海外访学。用布朗自己的线个职务始终围绕五大挑战: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和暴力极端主义——与美国新版《国防战略》中提出的国家安全威胁高度吻合。在创造历史成为首位非裔军种参谋长后,布朗统辖的兵力将达到他发表上述言论时的7倍之多,而他所要面对的挑战也更加严苛。

与竞争对手哈里吉安和现任参谋长高德费恩相比,布朗上将虽然飞行时间和作战时间不是最多的,飞行时间2900小时,作战飞行130小时,但布朗上将作为特级飞行员,有核弹发射资质。而且他曾驾驶过约20款不同的飞机和直升机(F-16、T-37、T-38、AC-130U、AH-64、AT-38、B-1B、B-2、B-52H、C-130J、E-8C、HH-60G、KC-135R、MV/CV-22等)。他是迄今为止驾驶机型最多的一任美国空军参谋长。

布朗获得提名也得到了美国国内的高度认可。美国《防务新闻》等权威媒体认为,这是特朗普政府“为强调中国威胁而发出的又一个明确信号”,而退役空军中将、现美国空军协会米切尔空天力量研究所所长大卫·德普图拉称:“布朗对于美国当前面临的复杂且不断变化的战略环境有着深刻理解,对于在各个作战域展开竞争、慑止和致胜有着明晰规划,对于联合盟友实施协同作战有着丰富经验,是正确时间的正确人选。”

自2018年7月担任美国空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后,布朗积极着手扩展该军种在印太地区的活动范围,针对潜在对手不断提升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研究分布式部署和敏捷作战。2019年4月,美国空军通过“强韧台风”演习演练了紧急情况或自然灾害条件下充分利用其他国家机场的能力,其F-16、F-15、C-17、F-22等飞机在演习中快速分散至北马里亚纳群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和帕劳等地的小型机场。2019年9月中旬,布朗称已实地走访12个印太地区国家,与其空军高层深入讨论了军事合作和设施互用事宜,还计划召开由22个国家空军参谋长列席的太平洋空军论坛,进一步加强多边军事交流。2019年1月,布朗体验印度空军的幻影-2000战斗机。试飞他国战斗机不但是一种新鲜的体验,更是增强军事交流的重要方式。

2020年5月25日,美国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遇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随后,以事发地明尼苏达州首府明尼阿波利市为中心,美国国内多个地区爆发活动,并迅速升级为冲击警察局和市政厅、破坏市政基础设施、劫掠商业店铺等犯罪行为。

2020年6月9日,在骚乱进一步蔓延、国民警卫队入城弹压之际,美国国会参议院就下任空军参谋长的提名人选进行了表决,现任空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布朗上将以98票赞成、0票反对的结果顺利获得任命,任期4年。布朗本人也由此创造历史,成为美军历史上第一位非裔军种参谋长,也是继1989年的科林·鲍威尔陆军上将后,美国参联会时隔31年再次出现非裔成员。那么,布朗的当选究竟是美国政坛为安抚民意而仓促推出的“政治正确”,还是美国空军经审慎考察后精心举荐的“天选之子”呢?

2020年8月6日,美国空军部在马里兰州安德鲁斯联合基地举行最高军事长官变更仪式:布朗上将接替大卫·古德芬上将,出任第22任美国空军参谋长。

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空军部长芭芭拉·巴雷特和参联会主席马克·米利上将出席了指挥官变更仪式。马克·埃斯珀在讲话中说:“欢迎布朗将军重返五角大楼。他带来了从军35年的深厚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我坚信他将是合格的空军参谋长。”

布朗上将向巴雷特宣誓就职。巴雷特说:“我相信你会把美国空军带到一个更高的高度。很高兴看到你能领导这支由68.5万名男女现役、预备役、国民警卫队和文职人员组成的空军部队。”长巴雷特还在社交媒体上说:“布朗将军具有无与伦比的战略眼光和运营专业知识。他的领导作用将发挥重要作用,空军服务部门将继续专注于实施所需的能力和人才”。

大卫·古德芬上将表示:“过去4年我每天都被巨大的幸福感和荣誉感笼罩,感谢全体空军将士。布朗上将是美国空军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战士之一,在他的领导之下,我们空军的未来从未如此光明!”

当五角大楼高层领导者称赞布朗所做的工作时,这位资深战斗机飞行员喜笑颜开。布朗所做的工作让他的足迹遍布全球,他近年来曾领导美国驻中东和太平洋地区的所有空军。在马里兰州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举行的一场仪式上,布朗从另一位战斗机职业飞行员戴维·戈德费恩手中接过空军的指挥权。布朗就任空军最高将领后发表简短讲话说:“我今天充满敬畏。”布朗承认自己被选中担任这一职位让2020年8月6日成为美国历史上“极具历史意义的一天”,他感谢以往的非洲裔美国军方领导者为自己铺平了道路,其中包括空军上将丹尼尔·詹姆斯和二战时期著名的塔斯克基飞行队。詹姆斯1975年成为美国首位非洲裔四星上将。

布朗说:“我不会把这一时刻不当回事。正是由于他们在打破相关壁垒方面经受的考验和磨难,我今天才能作为空军参谋长对你们讲话。”

布朗曾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强调,如果提名获得通过,将把“确保太空军成功”作为第一要务,此举的深意在于借助太空军力量发展“先进作战管理系统”,掌握“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概念的主导权。作为第二大工作任务,他将放弃前国防部长马蒂斯制定的军用飞机80%战备完好率目标,改为通过综合衡量任务执行率、训练时间、经费投入、部署周期等指标,以更符合战备要求的方式来考评战备能力。战斗力生成方面,将在空军内部对“敏捷战斗 运用”概念的内涵进行探索和规范,赋予中队长级军官更多信任和更大自由,使其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充分发挥能力。

2020年6月10日上午,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提名并任命查尔斯·布朗将军为下一任空军参谋长。

外界认为,特朗普这么干,就是为了自己加分。特朗普总统利用这名黑人将领大做文章,称这名黑人将军为“爱国者和伟大领袖”,并宣布这是“美国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如此夸张的赞扬,可以确定特朗普就是想借提名机会挽回一定的社会舆论。现阶段,特朗普是任命美国黑人担任美国空军最高长官,从而依靠声势平息美国黑人与白人的种族矛盾。不过此事果真能平息持续这么久的示威游行吗?

布朗上将表示:他接任美国空军参谋长,将致力改善军队的种族歧视问题,促进美军队伍中的种族多样化。我不仅对乔治·弗洛伊德的遭遇感同身受,更对许多和弗洛伊德相似命运的非裔美国人的深感痛心。他还讲述了自己作为非裔在学校和军队所遭受的歧视。非裔在美军中占18.7%,只有8.8%的军官是非裔,76.1%是白人。

布朗就任美国空军参谋长,将领导空军参谋部,并负责空军全盘事务。但是,在大国竞争常态化、种族对立尖锐化的当下,摆在布朗上将面前的,很可能是一连串严峻紧迫、不容有失的“斗争”,我们拭目以待。

Leave a Comment